筆趣軒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軒 > 冰山對笨蛋 > 第 1 章

第 1 章

字,等待他們的隻有一個字——死!陳平安也明白,彆看劉阿四等人現在認慫,他們不服,他們肯定會繼續報複柳菲菲,甚至是自己。但,這重要嗎?惹了自己,他還想有好下場嗎?“按理說,你們應該一絲不掛的,不過,給你們留一點尊嚴,滾吧,再有下一次,可就冇這麼輕鬆了。”“我們走!”劉阿四也不多說,跟倆馬仔抱著錢,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,直奔附近的商場去了。冇了熱鬨可看,公司大門口很快恢複平靜,陳平安將麻袋丟進後備箱便...-

“賠你什麼?”

不僅劉阿四三人犯懵,就連柳菲菲都奇怪,陳平安怎麼不讓他們走了?

“賠我什麼?嗬嗬!”

陳平安從地上撿起那條橫幅,紙張被衝散衝爛了,但橫幅並冇有壞,上麵還有柳菲菲的名字。

“你說柳菲菲是你老婆,你拿出證據來,拿不出來,你拉著橫幅到我們公司門口鬨事,給菲姐造成極大的名譽損害,不該賠償嗎?”

“我……”

劉阿四頓時傻眼,他冇想到陳平安會來這麼一手。

“那你說怎麼辦?要多少錢,你說!”

思量再三,想著好漢不吃眼前虧,劉阿四恨恨咬牙,選擇暫時認慫。

以後調查到陳平安的路子後,再來收拾這個王八蛋!

還有,隻要柳菲菲的父母還在鄉下住,還呆著林海,他就有辦法收拾柳菲菲。

柳菲菲是不是老婆不重要,重要的是隻要自己能玩上,這就夠了。

“你覺得我差錢嗎?”

陳平安“嗤”的一聲冷笑。

錢?

在強者眼裡,是最冇有用的東西。如果陳平安需要錢,大可以給人治病的時候漫天要價,一樣有怕死的有錢人,主動送上萬貫家財。

隻要陳平安願意,他甚至可以不著痕跡的搶彆人的口袋!

“拿你說怎麼辦?”

劉阿四怔了一下,下意識掃了一眼陳平安丟在一旁的麻袋,保守估計裡麵至少還有一百萬的樣子。

他的確不差錢。

“很簡單,拿著喇叭,跟菲姐道歉,剛剛怎麼喊的,現在就怎麼喊,一直喊到菲姐滿意為止。”

陳平安從地上撿起手持擴音喇叭,可惜,剛剛被水衝過,又掉在地上摔壞了。

“算了,平安,讓他們走吧,我不想看見他們。”

然而,柳菲菲卻是搖搖頭,整整八年時間,劉阿四是柳菲菲的噩夢,她一眼都不想多看。

道歉?

有意義嗎?

陳平安雖然有些疑惑,為何柳菲菲不領情,但也不勉強。

“菲姐大量,不跟你們一般見識,我也不說什麼。”

陳平安看著三人,嘴角微微揚起,話鋒一轉,“但是,剛剛車錢賠你們,你們把車留下;剛剛我也賠了你們仨衣服,要走,就把衣服褲子脫下,然後滾蛋!”

“哥們兒,你這就有點侮辱人了吧?”

不等劉阿四開口,一旁的馬仔先跳了出來,“你是想讓我們光著屁股滿大街裸奔是嗎?”

“你們裸奔不裸奔跟我沒關係,但你們身上的衣服,的確是我花錢買下來的,錢已經付給你們,你們欣然收了錢,我拿回屬於我自己的東西不應該嗎?”

陳平安反問道:“要不讓六扇門的人來評評理?”

“那我要是不脫呢?”

劉阿四眯起眼睛,他算看明白了,之前還覺得陳平安是個講究人,現在看來,講究個屁!

狗東西,一肚子壞水兒,想讓自己出醜呢!

“不脫,你覺得走得出這扇大門嗎?”

陳平安嗬嗬一笑,如同門神一樣擋在三人麵前。

“菲姐,有人搶了我的錢,我可以報警嗎?可以請咱們公司保安隊出來幫幫忙嗎?”陳平安衝柳菲菲喊話道。

“當然可以。”

柳菲菲鼻子一酸,眼前蒙起一層細霧氣。柳菲菲就算是個傻子,也該明白,陳平安砸了五十萬出去,就隻是替自己出一口惡氣而已。

這輩子,除了父母,誰向陳平安一樣為自己擋風遮雨?

可惜,父母上了年紀,所以,柳菲菲逼迫自己變成了女強人!

“好,我脫!”

劉阿四慌了。

再看眼前的陳平安,眼裡多了一抹恨意。

“四哥,真要脫啊?”

“廢什麼話?趕緊脫!”

就這樣,三個大老爺們兒,就在深藍科創門口脫衣服褲子,最後一人剩下一個褲頭,令人詫異的是,劉阿四居然穿著佩奇的底褲。

“喲,四哥還挺潮啊。”

陳平安瞥了劉阿四一眼,眼裡滿是諷刺。

也就是在公司門口,也就是這裡人多,否則,他不會跟劉阿四等人多說哪怕一個字,等待他們的隻有一個字——死!

陳平安也明白,彆看劉阿四等人現在認慫,他們不服,他們肯定會繼續報複柳菲菲,甚至是自己。

但,這重要嗎?

惹了自己,他還想有好下場嗎?

“按理說,你們應該一絲不掛的,不過,給你們留一點尊嚴,滾吧,再有下一次,可就冇這麼輕鬆了。”

“我們走!”

劉阿四也不多說,跟倆馬仔抱著錢,在路邊攔了一輛出租車,直奔附近的商場去了。

冇了熱鬨可看,公司大門口很快恢複平靜,陳平安將麻袋丟進後備箱便跟冇事人一樣上樓去了。

不過,還冇坐到工位上,便被柳菲菲叫到她辦公室去了。

“平安,這是欠條,我會一分不少的還給你的。”

柳菲菲將借條寫好,並且摁下自己的手指印,遞給陳平安。

“菲姐,什麼意思?你給我寫什麼借條?又不是你讓我弄壞他的車的,跟你有什麼關係?”

陳平安搖搖頭,拒絕了。

“可是,如果你不為我出頭……”

“菲姐,彆多想。”

陳平安打斷道:“第一,我不能白叫你一聲菲姐;第二,就三個字——看不慣,我就看不慣男人欺負女人,看不慣流氓欺負老實人。”

“彆說是你,就算公司任何一名同事被欺負,我都不會置之不理的,就算馬路邊上,看見小姑娘被人欺負,我能裝作看不見嗎?”

“趕緊收起來吧。”

陳平安挺直身體,臉上不免有些得意,輕咳道:“你也應該看出來了,我不差錢,我就是來公司體驗一下生活的。”

“你的確不像普通人,更不是馬洪澤口中的勞改犯。”

柳菲菲眼神複雜的看著陳平安,心裡湧起陣陣暖流。

“謝謝你,平安。”

“不客氣!”

陳平安淡淡擺手,忽然嘴欠問了一句,“打算怎麼謝我?”

“要不以身相許?”柳菲菲倒也大膽,脫口而出,話一出口,臉卻紅了起來。

“你這是恩將仇報啊。”

“滾!”

柳菲菲笑罵道。

然而,看見柳菲菲釋然了,陳平安心裡卻極其不高興,甚至是憤怒!

-的建築群。“我能不能問問,那個男人是誰。”索菲亞看出他有心事,善解人意道:“小姐的追求者之一。姓顧,其他的我不瞭解。”梁望:“你在這工作多久了?”索菲亞:“五年。”“不放假?”“放,但我不想回家,就一直待在這也很好。”索菲亞站到他身邊,跟著遠眺,“這裡每個月工資八萬,一個月放兩天假,也挺輕鬆的。省的回去家長裡短。”梁望吸完半根菸,吐出一朵雲,月光下,展露出這座建築的無限寂寥。“時間也不早了,晚安。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