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軒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軒 > 和霸總交換身體後 > 002

002

有為,半年前正式接管集團董事會主席的位置,有嚴重潔癖,不近人情,第一感覺不太好相處。交換身體這係統安排的,林薑夜和傅明燃都冇有選擇,反抗不了,那就接受好了。傅氏總部辦公大樓,林薑夜在前台登記,訪客上寫的傅明燃,前台姐姐詫異的問:“小姐,您冇填錯嗎?”林薑夜抬頭茫然了一下,抓了抓頭髮,應聘寫傅總的名字是不太好。她把傅明燃三個字杠掉,左右畫畫,畫到看不出原本寫的什麼,然後畫個斜上的箭頭,箭頭後麵寫上人...-

林薑夜也被趕下了電梯,她知道傅總生氣她加秦問微信的事,秦問被趕下去之前,林薑夜掃碼加上了陽光帥律師秦問的微信,一個律師的私人聯絡方式,加了有用,萬一能發展發展,也挺好的。

加上後,傅總就叫她也下去,她還和秦問聊了幾句,得知秦問目前冇有女朋友,秦律師問她有冇有男朋友,林薑夜就說有個冇見過麵的未婚夫,外婆給定下來的,秦問以為是傅總,但真不是。

林薑夜說:“不是的呀,外婆和我說了名字。”

“那你怎麼不去找?”秦問聽說她那個娃娃親未婚夫家裡條件不錯,乾嘛不去。

“網上搜了一下,他有官宣的女朋友,就冇去找了。”

林薑夜挺佛係的,外婆都死了,誰還認娃娃親呀,而且按照外婆的預測,她找過去後,那位青梅會把她這個天降,想十種方法殺死,破局外婆都給過計策了,但林薑夜覺得,為個男人冒著被追殺十次的風險,想想都好累,哪怕對方比傅總和秦律師還帥十倍,她都不會去。

“會有比你和傅總還帥十倍的男人嗎?”林薑夜問。

秦問摸了摸臉,他冇有容貌身材的焦慮,傅明燃更不會有,但傅明燃夠不上世界超級富豪,比他們有錢的家族多的是。

秦問說:“帥十倍的肯定冇有,但有錢十倍的有。”

隻是有錢啊,林薑夜又佛了,她連每天花一個億都要廢腦細胞去想,多十倍對她一點吸引力都冇有。

好容易等到中飯時間,HR帶她去餐廳樓層,叫她用臨時飯卡吃飯,品種很多,林薑夜冇什麼胃口,因為一上午的時間,她打掃了好幾個樓層的公區,累死了,吃了午餐,趴在餐桌上午睡。

傅明燃開了一上午的會,助理提醒他去吃飯,他纔想起來交換身體的異能女孩,這一上午乾什麼呢,不需要打聽,係統就能給他看,林薑夜乾了一上午的保潔,這會正在餐廳午睡。

她寧願去打掃衛生,都不願意動動手指,發個簡訊問問他,佛的可以。

交換身體後,傅明燃每天會有十二個小時成為林薑夜,為了避免被員工使喚打掃,他叫來HR,給薑弗調到他所在的樓層,除了他的辦公室,其他樓層的衛生不用管。

HR謝天謝地,傅總滿意就好,以後再也不會說辦公室臟了吧,具體怎麼個臟法,HR是真不知道,但現在有專屬保潔,難題迎刃而解。

……

林薑夜睡了個午覺,轉正了,還升了職,被調去二十八層,成了傅總的專屬保潔,現在隻需要打掃一間辦公室,工作量驟減,林薑夜覺得,這朝九晚五交五險一金的悠閒工作,給三千塊一個月,她都能乾。

不過HR說工資和傅總麵談,林薑夜心裡想,江城有最低工資標準,和她的預期差也差不到哪裡去,隻要不少的過分,有五險一金、雙休、早九晚五這幾個優點,她能行。

中午傅總不在辦公室,林薑夜跟那個飄過來的阿飄交涉,說等交換身體後,用傅總的身體批了她的補償金,給阿飄哄出去了,這下子,傅總辦公室徹底乾淨了,她無事可做,坐到沙發上,坐了一會累,歪在扶手上,然後覺得不如趴著舒服,快睡著的時候,傅總回來了。

那雙大長腿屬於傅總,他一雙鞋子,比林薑夜一個月的工資還貴。

林薑夜本來想爬起來和傅總談談交換身體的事,一想到傅總都快死了,係統是個死腦筋,為了懲罰肯定會讓她和骨灰交換一段時間,她就冇力氣了。

算了,躺著吧,她心裡想,反正係統肯定和傅總說過他要死了,傅總會叫她起來改變他的命運,改變傅總的命運和掙三十億花三十億,難度是一樣的,都不可能完成,林薑夜想,不如能躺一會是一會。

傅明燃又看到林薑夜頭上的麵板了,他查了下那隻卡通小動物,原來是樹懶,這會肚皮貼著沙發,慵懶的眯著眼睛,和林薑夜此刻的形象,蠻貼切的。

三十個億在她眼裡是不可能完成的,就像改變命運一樣不可能,好,那他接受挑戰。

大長腿都走到沙發跟前了,林薑夜心想,這要再不起來,就不禮貌了。

就在這時候,門口傳來另外一個聲音,“傅總,你昨天半夜跑到我家,我已經拍了照片,有證據,我提的數額,對你像零花錢一樣簡單,私了吧。”

林薑夜聽著聲音很年輕,還很熟悉,好像她室友,抬眼一看,真是室友洛秋意,上一屆靈學院畢業生,她家和林薑夜外婆家有些淵源,林薑夜下山就是投奔她來的。

林薑夜的室友,不知道抽什麼瘋,跑來找傅明燃勒索,說如果不給五百萬封口費,就把昨晚拍下來的照片曝光,讓他背上花邊新聞,陷入名譽漩渦,到時候傅氏股價下跌,幾億甚至幾十億,就會蒸發。

林薑夜像是突然換了屬性,一下子從沙發上翻下來,反應迅速,身手矯健,連聲道歉,“剛纔在檢查沙發縫隙裡的灰塵,傅總,已經擦好了,您坐。”

傅明燃坐了下來,示意敲詐的洛秋意,“坐,保潔是自己人,不會泄密,哦對了,你們倆還是室友吧,我昨天去找她的。”

林薑夜替室友社死,她怎麼敢敲詐到傅明燃頭上,他現在有係統呀,啥情況都能應付,敲詐不成功的,靈學院有自己的通訊符,不需要開口就能說話,她跟洛秋意無聲交流。

“來敲詐傅明燃,你不怕他找律師告死你?”

洛秋意又不是真來敲詐,她就是找個機會接近傅明燃,把他的命運掰回去。

靈學院分兩派,一派認為人的命運不該被定義,極力想改變破局,另外一派認為靈學院的命運牌就是真理,如果被改變了,會產生更壞的因果,必須堅定維護。

就比如這個傅總,本該要死的,如果他不死,或許因他活下來而受苦的人更多,黑心資本家,這是有可能的,所以洛秋意她信奉的擁護派,一定要維護命運本該的路線。

林薑夜外婆是改變派,尤其她還看得到將死之人的命運,自然而然被劃到改變派。

其實林薑夜很佛的,老一派的信唸到了他們這一代,已經不那麼在意了,現在的年輕人壓力大得很,彆人的命運,和他們這些辛苦搬磚的普通人有啥關係,世界上每分每秒都有意外發生,管不過來,索性躺平好了。

洛秋意也是這樣想的,但她洛家幾個長輩很固執,看到命運牌上閃過傅明燃的命運線,說明有人在乾預,暴跳如雷,傅明燃昨晚跑去她那個出租屋,所以過來查探訊息的任務,就落到她頭上了。

洛秋意無聲的給林薑夜回覆,“原來是你乾預了,我報告能寫了,告辭。”

林薑夜連忙叫住她,“寫你個頭,好好道歉,不然傅總會叫法務團隊出馬,告到你坐牢。”

洛秋意苦著臉,“姐妹,不要為了男人見死不救,是要你不乾預,他就會死,死人還怎麼告我?”

林薑夜做不到啊,傅明燃死了,她要跟屍體交換,連骨灰都得換,好煩、好難,要不把身後事托付給洛秋意,搶走傅明燃的骨灰,交換一段時間,係統隻能再找個人交換身體,也不是不行的哦。

傅明燃看著跳躍開心的小卡通,小卡通代表她的情緒,小樹懶變成了快活的兔子,她還為計劃感到高興,這個林薑夜,真是他見過最能偷懶的人,白瞎了身負異能。

看不下去對話了,傅明燃給洛秋意轉了五百萬,叫她好好看清楚,“轉賬記錄和人證都有,我這人黑心,你敲詐的行為,哪怕我死了,法務都會計較到底,去找個律師,爭取少坐幾年牢。”

洛秋意看到銀行卡上五百萬轉賬,撲通跪倒,“你怎麼知道我卡號的?”

係統給的,但傅明燃不這樣說,他指著林薑夜,“她說的。”

林薑夜:……好卑鄙,挑撥她們的關係,這麼好看的男人,怎麼能做出這樣不要臉的事情呢,不能真看好朋友坐牢,她也是個苦命的打工人,被保守派安排跑腿,和她沒關係。

林薑夜歎口氣,這是傅總為了逼她配合,故意的,肯定是係統給出的主意,算了,起來乾活吧,這份工作好累,必須給一萬一個月,不然她不乾。

……

傅總暫時放過了林薑夜好朋友,冇叫律師起訴,林薑夜坐下來和傅總麵對麵的談,傅總臉上有玩味的笑,不易覺察,他心裡肯定很得意吧,壞東西,這是個不好搞的壞男人,林薑夜幽幽的想,混日子唄,反正怎麼過她都行。

壞男人?傅明燃心想,搞搞清楚,現在是互救,她馬上要和骨灰交換,等於死一半,還有那三十億,除了他,還有誰能在一個月之內,掙出來再花出去,啟用係統。

傅明燃被林薑夜躺平苟命的心態壓得喘不過氣,問道:“你是不是綁了個係統,要你花掉三十個億,從開始那一刻計時,一個月完成,你擺爛了?”

又是廢話文學,這些係統不是告訴過他嗎,林薑夜點點頭,話都不想說,花三十個億好辦,但問題是她一輩子也賺不到三十個億,拿什麼去花?

傅明燃直接把條件給到底,“我一天給你一個億,你負責花掉,三十天花錢的任務就完成了。”

林薑夜:……這是什麼絕世好男人,就算是為了完成任務,一天一個億,還有啥好說的,她錯了,冇想到傅總是個這麼好的人,瞬間就有乾活的動力了,工資啥的不用談了,五險一金也不用強調,她該考慮的是,以她的消費觀,該怎麼花出去,一天一個億,真花不完,冇想到有一天會為花錢煩惱。

林薑夜笑得露出可愛的虎牙,說:“花錢我勉強可以,可是掙錢怎麼辦,三十天還需要掙三十個億,辦不到吧?”

傅明燃看到那隻貪心的卡通小白狐,坐在林薑夜頭頂戳手指,她真的是在犯難正確的花錢姿勢,而不是虛偽的應付,被蓋了一臉真相的傅明燃,一點脾氣都冇有,“錢我來掙,你務必在規定時間給三十億花出去,彆拖了後腿。”

-認為靈學院的命運牌就是真理,如果被改變了,會產生更壞的因果,必須堅定維護。就比如這個傅總,本該要死的,如果他不死,或許因他活下來而受苦的人更多,黑心資本家,這是有可能的,所以洛秋意她信奉的擁護派,一定要維護命運本該的路線。林薑夜外婆是改變派,尤其她還看得到將死之人的命運,自然而然被劃到改變派。其實林薑夜很佛的,老一派的信唸到了他們這一代,已經不那麼在意了,現在的年輕人壓力大得很,彆人的命運,和他們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