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軒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軒 > 為天 > 第一篇

第一篇

始的時候我們再通知你,下次可以買潭花樓的花和水果的,凡是扔給應公子的,我們可以打八折。""不是外麵的不便宜,而是潭花樓的更有性價比。"阿花和謝扶為趁著人少就連緊擠到應花崇和應花寧跟前來,謝天為也不顧形象了,直接一屁股坐下累得氣喘籲籲。"雖然不是第一次見,但我還是感覺你這個排裝真是太誇張了。"應花寧一甩頭髮,笑著說:"冇辦法,我太受歡迎了。"謝天為艱難地為他豎起一根中指:"死裝哥".後趕來的阿花見他...-

一顆流星飛過,坐在神座上的白衣仙人如有所感地抬頭,喃喃道"來了。"

一百年前

"哇,快去看啊,應家的兩位小公子又在舞劍啦"

人群湧動,人們都往潭花樓去.樓前有一個小台子.台子上站著兩位少年,少年舉止投足都極為相像,叫人一眼去便知曉是兄弟.

眾人將那裡圍得水泄不通,其中一位少年見大家如此熱情不禁笑了起來。

他這麼一笑就看出了他與旁邊少年的不同,另一位少年較高,這位少年較矮,高的冷若冰霜,身挺如柏。矮的笑語焉焉,麵若桃花。

下麵有人往上扔水果,扔鮮花,閒逛的人也不走了,圍在那說話,年輕的姑娘倒是安靜,隻站在那羞紅著臉,隻有偶爾時纔會壓低聲音與同伴交談,相熟的就毫不顧及了,直接道:"應花寧,彆光顧著笑了,我可是來看你事兄長舞劍的。”

"就是,就是,大家都有臉,我纔不稀罕看你的"黑衣公子手執摺扇,嘴上調笑著。

他旁邊的白衣女子看不下去了,伸手嘟了嘟他,嗔笑著"你是不稀罕?我看你是冇有吧。你要有了花寧這張臉,不天天出門去顯擺,你就不是謝天為了"

黑衣公子,或者說謝天為捂住胸口,裝作受傷很重,委屈道:"我的好阿花,你怎能如此說我。"

台上的應花寧抱著胸,將頭扭向一邊,好像很生氣:"哈,難道我的舞劍不好看嗎?你們就隻看得見兄長的?"

下麵的鬨笑聲更大了,"哎喲,我們的應小公子生氣了,可得趕緊哄哄!”

“應小公子彆傷心,雖然舞劍我隻看花崇公子的,但臉這方麵,你認第二可冇人敢認第一啊。"

阿花的嗓門可謂是金獅,一個人蓋過所有的吵鬨"花寧,你加油,就衝著你這張臉,給·我·衝!"

謝天為也跟著喊,但他顯然冇有阿花的先天優勢,喊破了喉嚨,聲音也不能與阿花相比"花崇上,彆讓花寧這小子一個人出風頭!"

阿花直接一巴掌拍謝扶為背上,由於周圍太吵,她就湊到謝天為耳邊喊:"彆叫了,謝狗,你叫破喉嚨聲音也不會有我大,認命吧。"

謝天為眼睛滴溜轉,試探性地說:"破喉嚨,破喉嚨?你說我這樣喊有用嗎?"

台下的風波冇有影響台上,應花崇神色淡淡,等到音樂響起,他纔有了動作。

拔劍,甩袖,起舞,一舉一動極為流暢,想讓人忍不住感歎:一襲白衣飄飄似仙君,無愧為天人之恣

應花寧也不甘落後,與應花崇的冷淡不同,應花寧始終帶笑,加上他那華麗的紅衣,更像是撮人心魂的妖魔。一白一紅交相揮映。

劍如白蛇吐信,嘶嘶破風,又如遊氣穿梭,行走四身,時而輕盈如燕,點劍而起時葉紛崩真是一道銀光院中起,萬厓己夯匈虜血。

應花寧還覺得不夠刺激,快要結束時,揮劍一挑,旁邊樹上的桃花儘數落下,眾人驚歎紛紛,桃花雨結束後,應花寧眼睛微亮,嘴含桃花。

直到第一個人開始嚮應花寧扔花時,眾人才發應過來,隨即鼓掌聲連綿不絕,響徹雲天,同時砸嚮應花寧的花更多了。

一個兩個還好,多了應花寧就接不過來了,隻得用手格擋,不斷後退"哎哎哎,彆砸了,我都快破相了。"

潭花樓的小二也開始趕人,趕人的同時也不忘拉一波客:"應公子的表演已經結束了,下次開始的時候我們再通知你,下次可以買潭花樓的花和水果的,凡是扔給應公子的,我們可以打八折。"

"不是外麵的不便宜,而是潭花樓的更有性價比。"

阿花和謝扶為趁著人少就連緊擠到應花崇和應花寧跟前來,謝天為也不顧形象了,直接一屁股坐下累得氣喘籲籲。

"雖然不是第一次見,但我還是感覺你這個排裝真是太誇張了。"

應花寧一甩頭髮,笑著說:"冇辦法,我太受歡迎了。"

謝天為艱難地為他豎起一根中指:"死裝哥".

後趕來的阿花見他這樣氣不打處來,想拽他起來:"你看你,堂堂謝家大少爺,竟然坐在地上,這成什麼樣子。"

謝天為說:"冇辦法,這樣太舒服了。"阿花氣得想揍他,應花寧急忙去阻攔,對應花崇說:"你快勸勸阿花,不然她這一掌下去天為的屁股得開花。"應花崇眼裡泛起笑意,卻選擇拉住應花寧,對他搖了搖頭,說:"他活該。"

謝天為直接跳起來,指著應花崇的手微微顫抖:"你,你,你,崇老爺,你這樣也太不地道了吧!枉我剛纔那麼使勁地為你加油呐喊。”

應花寧還想說什麼,突然感覺到一股阻力,回頭一看竟是一位小少年。

應花寧對小孩一向耐心,他蹲下身與小孩平視,問:"有什麼事嗎小朋友?"

這孩子模樣清秀,卻瘦得皮包肉骨,身上隻穿著一件大人的襯衫,穿寬大的衣服更襯得他的瘦弱,他低著頭,將手中乾淨的花遞到應花寧跟前,說:"送給你。"

應小少年這輩子還冇收過如此樸實的禮物拿在手上頗為新奇,他好奇地問小孩:"你為什麼要送我這個"

小孩答:"因為想。那個.你還會下次還會舞劍嗎?"

應花寧想了想說:"不會了吧."

少年忙問:"為什麼?"

應花寧將剛纔被少女們拋過來的水果遞給他,摸了摸他的頭,聲音堅定:"因為我要斬妖除魔,讓更多人不再擔驚受怕!"

一陣白光閃過,天地昏暗,應花寧睜開眼時,周圍白雲纏繞,雲霧飄渺,好半天,應花寧才確認了一個事實。

他,飛昇了!

-來。他這麼一笑就看出了他與旁邊少年的不同,另一位少年較高,這位少年較矮,高的冷若冰霜,身挺如柏。矮的笑語焉焉,麵若桃花。下麵有人往上扔水果,扔鮮花,閒逛的人也不走了,圍在那說話,年輕的姑娘倒是安靜,隻站在那羞紅著臉,隻有偶爾時纔會壓低聲音與同伴交談,相熟的就毫不顧及了,直接道:"應花寧,彆光顧著笑了,我可是來看你事兄長舞劍的。”"就是,就是,大家都有臉,我纔不稀罕看你的"黑衣公子手執摺扇,嘴上調笑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