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軒

登陸 註冊
字:
關燈 護眼
筆趣軒 > 我是崇禎 > 第1072章 周藩,危!

第1072章 周藩,危!

以及漕運、河道衙門,乃至於各行各業,從官員士紳到胥吏,都繞不開謝家。三州十二縣的百姓,可以不知道知州、縣令是誰,也可以不知道皇帝,卻絕對不會冇人不知道謝家。這位謝家公子名為謝韜,其父吏部左侍郎謝升,僅次於吏部尚書,掌握著無數官員的帽子。紫荊關的守關將官,自然是不敢攔阻。謝家的車隊順利過了紫荊關,自青州府進入兗州府境內。謝韜掀開車廂的簾子,看到外麵眾多等候過關的百姓,發出一聲嗤笑。接著他卻是麵露怨恨...-雲逍看了一眼身側的朱慈烺,輕咳一聲。

朱慈烺關切地問道:“國師身體不適?要不要傳太醫?”

這瓜娃……雲逍低聲說道:“太子此時應當出麵,給百姓們一個承諾

朱慈烺這才醒悟,起身下了車駕。

先是扶起地上跪著的張民表,然後看向人群。

朱慈烺畢竟年幼,看到無數殷切的目光,心中不由得一陣慌亂,於是下意識地回頭看向雲逍。

雲逍點點頭,眼神中充滿了鼓勵。

朱慈烺心頭大定,稍微醞釀了片刻,用稚嫩的聲音大聲說道:

“河南百姓之苦,父皇知道,朝廷知道,孤這次來河南,更是深有體會!”

“孤向諸位承諾,想儘千方百計籌措錢糧,治水患,興水利,造福河南百姓

“若有違今日之言,人神共嫉!”

話音落定,人們卻冇什麼反應,全都眼巴巴地看向雲逍。

在人們看來,太子殿下年幼,說的話可信度不高,真正能做主的是國師。

雲逍朗聲說道:“太子殿下是大明國儲,金口一開,片言九鼎!”

張民表攆著話音問道:“學生鬥膽一問,興修水利的錢糧,從何而來?”

這纔是問題的關鍵。

要是繼續盤剝老百姓,或者是對士紳來個大抄家運動,那還是彆修了。

雲逍笑了笑。

這個張民表,還真是個膽大包天的傢夥。

不過大明也正是需要這樣的士紳。

雲逍頓了一下,十分篤定地說道:“所需一應錢糧,絕不從民間籌集分文!”

轟!

人群瞬時沸騰起來。

無論是士紳,還是百姓,紛紛磕頭謝恩。

一個黃河水患,一個大旱,實在是把河南禍害慘了。

今天總算是有了盼頭,並且還不會跟以往那樣,抽他們的血,吸他們的髓。

人們又如何不振奮?

此時朱慈烺和雲逍,在他們的心目中,就如同是救世主一般。

薛國觀低聲道:“雲真人英明!”

如果是雲真人親自站出來說這話,不免會落下收買民心的嫌疑。

即使是皇帝陛下不會在意,也會被居心叵測之人拿來當把柄。

讓太子殿下獲取名望,就不存在這樣的嫌疑。

從今往後,太子殿下一個‘賢德’的名聲,肯定是跑不掉了。

雲真人對太子殿下,還真是嗬護有加啊!

南居益苦笑道:“太子殿下和國師把話當眾說了出去,可這銀子,又從何而來?”

薛國觀朝後麵看了一眼,壓低聲音說道:“東廠查出白.蓮教的首腦,藏身於河南右護衛,並且從一個流寇,搖身一變成了千戶

南居益明白薛國觀話中的意思,搖搖頭:“薛閣老有所不知,即使把周藩榨出油來,也湊不齊興修水利的銀子啊。況且開封宗親眾多,這要是鬨出點亂子來……唉!”

薛國觀也是一陣頭大。

想了想,他釋然一笑:“莫忘了,雲真人有點石成金的本事,冇準兒,施個仙法就能變出一千萬兩銀子來

南居益歎道:“但願如此吧!”

人們聽了朱慈烺的承諾,都是異常振奮,滿心感激、期盼。

然而周王一係的宗親們,卻無不唉聲歎氣,愁腸百結。

早就有風聲傳出,雲逍子要對開封宗室下手,將周王府的宗親敲髓灑膏,也要湊夠河南興修水利的銀子。

他們又怎能不憂心忡忡?

太子車駕再次開拔,浩浩蕩蕩地進入開封城。

雲逍目睹城內景物,不由得一陣感慨。

前世曾來過一次開封。

隻不過那時候的開封,已經從中原第一大都會,淪為地區性的小城。

更看不到開封古城。

現在雲逍所看到的一切,到了後世,深埋於地下五米之處。

如果不是曆史發生改變,八年後李自成第三次攻打開封。

李自成久攻不下,下令挖開城北黃河大堤。

滾滾河水衝入開封,百姓儘成魚鱉,釀成空前絕後的人間慘劇,城中37萬人,僅剩3萬餘人。

黃河裹挾著泥沙,將城內幾十座王府,深深地封存在地下。

接著雲逍看到,城中遍及大街小巷的王府牌坊,不由得心情變得沉重起來。

此時的開封,王府遍佈城中,是全天下王府最多的城市。

城內住著親王1人,郡王66人。

鎮國將軍以下,輔國中尉以上,高達2000多人。

周藩王府,竟有45處之多。

其中周王府處,郡王府40處,儀賓府4處。

雲逍估摸著,在開封城中隨便扔一塊石頭,砸中十個人,就有九個是皇族宗親。

雲逍心裡想著,頭皮一陣陣發麻。

如此之多的宗親,朝廷怎麼養得起?

也隻能一再削減,甚至拖欠祿米。

以至於很多中下層宗親,三十歲找不到老婆,死後十幾年無法安葬,大有人在。

甚至淪為乞丐、強盜的,也不在少數。

雲逍心中突然冒出一股莫名怒火,忍不住伸手在朱慈烺的後腦勺上拍了一巴掌。

集全國之力,供養朱氏一族,這都是老朱當初做的孽。

冇辦法找朱元璋,也隻能拿他的子孫泄憤了。

朱慈烺愕然看過來:???

雲逍淡淡地說道:“有個蚊子

朱慈烺不疑有他,繼續正襟危坐。

當天,朱慈烺、雲逍入住周王府。

周王府是在宋金故宮遺址上建造的,其規模之大,讓雲逍歎爲觀止。

按照大明的規製,親王府的周長是三裡三百零九步五分。

開封周王府的周長,竟高達九裡十三步。

要知道,此時的洛陽城,周長也纔是八裡三百四十五步。

堂堂一個府城,還比不上一個周王府的麵積大。

雲逍在心裡琢磨著,要不要把周王府給賣掉,拿來興修水利?

太子和國師住進了周王府,讓周藩上下都鬆了一口氣。

要是他們來到開封,不入周王府,那可得提前準備後事了。

可是當週王朱肅溱帶著世子朱恭枵,前來拜會雲逍的時候,卻吃了閉門羹。

這讓周藩宗親們的心,又懸了起來。

他們當然清楚,真正做主的人是雲逍,太子殿下不過是個工具人。

雲逍此時的態度足以說明,周藩……危!

-軍的老兵,此時正在戒律房中。三個年齡加起來超過兩百五十歲的老人,都被戴上了重枷,腳鐐、手銬。“三個老東西,再死撐下去,可要給你們戴死枷了,一直到進棺材,都得戴著!”一名臉上長著一顆肉瘤的漢子,抓住關猛的頭髮,麵目猙獰地說道。這人是上海縣的典史,姓宋,是潘家旁支的女婿。“孫子,老子當年跟著戚大帥殺寇的時候,你爹都還在他爹的褲襠裡藏著,就你,也想唬住老子?”“那塊地是官府當年劃給咱們的,三百多老兄弟都...

『加入書籤,方便閱讀』

熱門推薦